南美旅行的延伸 ─ 學西語 Learning Spanish after the grant tour in S.A.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大概很少人是旅行回來後才開始學當初旅行國的官方語言吧!而我就是那個後知後覺者。


西語初級班用書

說真的,直到現在都覺得自己能走一趟南美 4 個月,吃也吃到,玩也玩到,睡也睡到,對原本連一個西班牙單字都不會的我來說,是不是該咧嘴奸笑幾聲!嘿嘿嘿,嘻嘻嘻~

而這件事從結果看過程,反映出的是我旺盛的求生本能還是我無盡的賴皮功夫呢?

咿咿啊啊說西語那篇,想必大家也猜想得出來,Mei 是這趟旅遊的大功臣,就靠著她那零零落落的西語,我們也是火裡來水裡去的闖盪不少難關,而我的最大功用呢?就是要說話時就躲在旁邊,讓她出頭。千萬不要說我臨陣退縮、或耍賴當飯吃喔,兩個人的旅行,其中一人要學著當老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想想我這麼愛講話,到了當地有 80% 的時間都變成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這種抑鬱只有天~曉~得~

當然,Mei 也在我這樣的「讓賢」中,有了頻繁複習的機會,西語開始熟絡起來,常常被當地人稱讚「你的西班牙文說得很好喔!」,這下果然又刺激到在一邊沉默、很久沒讓聲帶運動的我,有誰見到兩行清淚正向東流啊~~ (沒有也要硬擠幾滴...)

而人在困境中,總有自我求生的本能,除了想辦法使出渾身解數運用 body language,就是一定要找機會虎兩三句簡易西文肯定一下自己。機會當然會來,只要我肯出頭。

其一,剛抵達祕魯 Ayacucho 時,兩人因為高山反應、頭痛欲裂,想討碗熱水喝,Mei 剛好去洗澡,這下我的任務就是要跟服務生說熱水兩個字。很好,開始翻 phrase book,熱水的西文叫「Agua caliente」,我反覆練習很久,看到服務人員來時,就對著他猛說「Agua caliente」,怎麼他就是聽不懂勒,我又重複對他一直念,他終於若有所悟的要前進浴室,然後還邊比手畫腳說,熱水是右邊那個...,咦...我是在說喝的熱水,不是洗澡水啦!我趕緊攔住他,一邊說著「Agua caliente」,一邊用手一直比喝水狀,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討到兩碗熱水喝了。


要到熱水後還要到一杯熱茶

其二,買東西殺價時,又是我跟賣家博感情的時候了,我最擅長的兩句就是「por favor 拜托啦!」,並且要表現出一付山窮水盡的樣子 (到時付錢時千萬不要拿大鈔出去,不然那些小販會想說裝校為,跟我死命殺那一塊,結果一出手就是大張的)。如果這招不見效,就要再繼續套交情的喊「Amigo/Amiga 交個朋友嘛!」,沒想到這招有時根本無效,對方也會回以 Amiga~~~,但就是不降價。不過,這時只能自我解嘲的說,朋友也是交了不少啦!^O^


這個大哥小販就是堅決不肯降價啦,連拍照都說要跟我們收錢,真是意志堅定不可動搖啊!

其三,打招呼,如 hola 哈囉, buenos dias 早安,chao/adios 再見,與道感謝的 gracias 謝謝,是我最會說的幾個單字了。這種笑臉迎人,再配上幾句簡單易懂的話,也可以讓自己覺得還不至於到文盲或口吃的地步了。

其四,有次在阿根廷 Salat 被人一句「Cómo estás?」給難倒,尷尬的 pardon 一下,被站在隔壁的瑞士女生幫忙翻譯說“他在問你 how are you? ”,而且她還不忘加句「妳這句也聽不懂,還敢出來旅行喔!」當場真的是想鑽進地洞躲起來,臉紅只是生理的反應 ~ 心頭那股自己好像是智障的陰影是吹也吹不散。不懂你好嗎?就該躲在家裡嗎?

這件事被 Mei 知道後,語重心長的說“你一定要把這兩種打招呼的方式記起來 (另一種是「que tal -- 較口語,非正式用語」)”。有義氣的 Mei 也在幫我維護著小小自尊呢。(這時真的是兩行熱淚滾滾流啊)

其五,付錢時的數字用語,uno 1, dos 2, tres 3...cien 100, mil 1000 等想盡辦法背,聽多了聽久了聽懂了,就開始覺得自己挺了不起的,能當個數字達人也不錯。

其他,太複雜的,太花腦力的,就不要把學習與溝通責任認領到自己身上了,我應該還有別的專長可以發揮的,我這樣告訴自己。於是,如此打混摸魚過了 4 個月,Mei 也堅忍卓絕的揹負起不可能的阿布拉 (habla 說) 任務,幸好,旅行的結束,我未曾吶喊「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只是心存感激的認知到「情意相挺」的圓滿。


最近,開始上西班牙文的初級一,感覺總總旅行的回憶一一浮上心頭,學到數字想起掏錢時的狼狽與猜中時的雀躍,學到打招呼憶起一路上與來來往往旅人朋友的相逢與道別,學到溝通時的 no entiendo 不了解,想起這句話陪伴了我們 4 個月從未止息,學到 me llamo xxx 我叫什麼名字,como te llamas 你叫什麼名字,憶起這是 Mei 最常與小孩子交流的小把戲,那時我還只能在一旁傻傻觀察。

每一個單字、每一個對話,不再只是 2D 平面上的意義,而是 3D 立體的畫面,更帶有抽不斷、理不清的情感與思緒,我陶醉在西文的學習裡,即使我的西文知識只有少少初級一的程度,但我的內心卻充塞滿滿高級三的熱情,我的南美之旅似乎又在這一刻延伸下去,曾經快要在指間流逝的,曾經以為只是一場場夢境的,都於我大聲朗誦、虔心閱讀西文之際,再度活跳跳、色彩鮮明起來。

昨晚,一位阿根廷朋友從 msn 上傳來 decime que queres saber y te dire, jajajja = ask me what you want to know and i will teach you,我也 jajaja (hahaha) 幾聲,說了句葛拉西亞斯 (gracias 謝謝),無遠弗屆的友誼再次揚起幾個月前最初碰撞時的浪花。

上完西文課,胸懷的夢想是寄幾封西班牙文信出去,一封到哥倫比亞、一封到祕魯、一封到阿根廷,我期待著那些人收到時的驚訝與驚喜,為了這一刻,求知的慾望又在我心中熊熊燃起。


◎延伸閱讀

3 Comments:

Russ 提到...

語言不通的時候,就要使用世界通用的語言了 .. 練習裝可愛..練習隨時可以累光閃閃.. 練習睜大眼睛裝無辜 .. 當練習到可以楚楚可憐到每個人都恨不得掏出所有錢幫助妳時,就可以行遍天下了 ! 哈哈

Jess and Mei 提到...

看來你經驗豐富喔
改天傳授我幾招不傳絕技吧
^__^

Mei 提到...

想起了史瑞克的鞋貓劍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