癢在蟲蟲愛意蔓延時 Itching when the fleas' love spread in SA

2008年10月6日 星期一

我們不是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而是這邊也癢,那邊也癢,全身癢到受不了。接連兩個晚上,夜宿不同地方,災難並沒有因此遠離,我們被咬得亂七八糟,無法入睡,醒來之後發現疫情加劇,我們宛若得到天花還是麻疹般,從臉、手、脖子、肩膀、腰間到腳,依照各人的幸運指數,被咬出ㄧ堆紅通通的疹子,這種奇癢難耐的滋味,只有被咬過的人才知道,也許這就是旅行中一種蟲蟲上心頭的滋味,教你痛苦萬分,想抓癢想到頭皮發麻、汗毛直立,卻又不得不屏息隱忍、耐心治療。

路,還是要繼續向前走,蟲蟲一族休想阻饒!


我們的網站可沒有轉型成皮膚科診所喔,以上照片用黑白色調加上玻璃霧鏡特效處理,主要是怕大家被真實狀況嚇到,畢竟我們總得適當的掩飾被蟲紋身的可怕樣貌,留下一點美感讓人探聽。輪參 (人生) 啊 ~

旅行至今 (2008/04/22),天真的我們以為南美洲的青年旅館真是不賴,俗又大碗,便宜、好吃又好睡,來到阿根廷 (Argentina) El Calafate時,我們經過重重挑選來到一間位於小山丘上看似美輪美奐的 hostel。一進到房間,哇,好乾淨又好美麗啊,我們真是滿意剛剛精挑細選的結果。加上在此之前才剛拼死拼活走完智利百內五天四夜風雨飄搖行,我們疲憊不堪的身心終於可以在此得到充分的休憩,我們想著想著嘴角都露出了笑意。


我們住的是四人房,衛浴在外面,環境真的看起來相當潔淨,由於抵達時正值淡季,整棟似乎都沒人住,我們樂得享受被我們霸佔的所有空間,開心地沖了個熱水澡、重新整理裝備,但幸福的時光並沒在身邊停留太久,我們的夢靨即將開始...

終於到了晚上睡覺時,我躺進柔軟的床,蓋上厚實的棉被,以為就此可以進入夢鄉。沒想到隔沒多久竟感覺一下子這邊癢,一下子那邊癢,癢得睡不著,直到我忍不住穿上外套,隔離我皮膚與外界的接觸。

一大早,我便跟 Mei 說我慘痛的癢癢之夜,但她卻是一夜好眠,我們不知是因為她剛好選了個乾淨的床,或是她的體質較不吸引蟲蟲的侵擾,那一天早上,我極度的羨慕她逃過一劫。

然而好景不常,當晚我們移居 El Chalten 的 YH 青年旅館,準備隔天去爬 Fitz Roy 時,沒想到 Mei 也被攻擊了, 而我則是因早受侵襲,也搞不清身上的紅疹是新或舊,只知從頭到腳癢到最高點。

渾身是癢地爬完兩天的山後,得知跟我們一起爬百內的 3 位德國女孩之ㄧ也在 El Chalten 被咬得奇慘無比,我們 3 位紅疹纍纍的病患除了互相展示身上的戰績外,也只能不停的擦藥試圖減輕癢度,並喝杯小酒安慰身心受創的自己。那時也顧不得會起酒疹的可能性,或酒精蔓延在身體裡會加速癢度的活躍,只求先乾一杯再說啦!乾乾乾,是不是喝醉了就可以麻痺敏銳的神經呢?


由於角度問題,無法一覽無遺,左圖的那隻手,至少有 100 顆左右大小不均的紅疹,真的是癢到要瘋了。

之後連續好幾天,由於我右臉夾、右手上等容易被發現的部位都長滿了紅疹,就算擦了藥也無法快速消退,真的很像是得到什麼重症之人。有時與他人同桌吃飯,用刀叉時都深怕被人看到伸出去滿佈紅點點的手,會起別人揣測,頭也總是壓得低低的,覺得自己見不得人,那陣子過著有點躲躲藏藏、沉著忍耐奇癢,又必須時而昂首挺身繼續在南美壯遊的日子,我告訴自己,旅途不會因此結束。

半個月後在阿根廷北部 Jujuy 落腳時,遇見一位加拿大女孩,她的臉上也是紅腫腫的一片,我們對她深表同情,也釋出曾有過相同經驗的真摯慰問。 話夾子因經歷共同的蟲蟲危機一下子被打開,於是幾招蟲蟲防衛招術就這樣被我們研擬出來,雖說不知有無效,還是歸納出來供大家參考參考!

1. 最好選擇當場換發新床單、被單與枕頭套的 Hostel
此舉為確保這些東西都是新換的,當你 check in 後,拿到櫃檯發的 bed sheets, slip 等透出淡淡清香的肥皂味時,包管你即使很累,根本不願自己鋪床、套被子與枕頭,但只要想到可以不被蟲蟲上身,相信你也會任勞任怨、甘之如飴。
PS. 有的青年旅館是工作人員會當場幫你換,不需由你代勞,這種的就更棒了。

2. 睡覺時盡量將皮膚外露處用自己的衣物遮蓋住
由於我個人的親身經驗,皮膚外露處容易被螫咬,所以可著長袖長褲,並用小毛毯放在枕頭上或是外套蓋住下巴等肌膚易於露出的地方,以避免跟不潔床被單、枕頭套接觸到 ,使蟲蟲方便找到攻擊處。

3. 睡在上舖
加國女孩認為有時蟲蟲可能來自其他旅客的背包或衣服,所以遠離髒亂衣物與大背包隨意放置的地面,蟲蟲比較不容易跳上來。

4. 用自己的睡袋包裹自己入睡
這個道理跟第 2 點雷同,但因為 hostel 的主人也會怕身經百戰的旅客帶來跳蚤附身的睡袋,進而將蟲蟲引到他們原本乾淨的床上,所以有些青年旅館是禁止旅客使用自己的睡袋。此招數就請大家見機行事囉!

5. 備妥蟲蟲螫咬治療藥物
最好事先備好相關內用與外服藥。我們雖逢此蟲災,但身上僅有曼秀雷敦軟膏:小護士、Burt's Bee 的神奇紫草膏、益福軟膏的膚潤康這三樣外用藥。因為無其他可用藥物,這 3 樣就這樣幾乎陪伴我們走完整趟南美之旅,用到快要精光,可說是整趟旅途常用的藥品之ㄧ。而加國女孩被咬到在當地就醫,須吃內服藥才能一解蟲蟲螫咬之苦,此後就一路備藥,讓她再度被蟲蟲黏上時獲得重生的機會。

總結來說,除了預防,一切只能自求多福,因為乾淨不代表衛生,髒亂不代表就會被咬,若不幸被蟲蟲愛意纏身,就好好勇敢面對這該死的桃花劫吧!

後記:Mei 一個多月後又在祕魯某地的青年旅館,臉部被蟲親吻,腫了好幾個包。但床上的跳蚤小輩就算再凶猛,怎敵得過亞馬遜河流域的一隻螞蟻。看下圖!Mei 在厄瓜多爾的 Amazon river 划船時,被螞蟻一個親親,整隻手腫成金華火腿的顏色與厚度。而我呢?也在 Amazon 被螞蟻上身,當場不顧一切立馬脫掉雨衣,遠離蟻窩,隨著刺痛響起處逐一掐死那些陰魂不散的可惡傢伙。這些爛桃花啊~到底要糾纏我們到何時?我們絕不會因“沉醉於愛河”而被混淆視聽、茫然失去前進的方向 ~ 滴~。


以上紅腫處可不是被曬傷喔!

6 Comments:

annannliang 提到...

幸好我不是吃飯前來看
真是太恐怖了
妳們太可憐了
這樣還能完成下面的旅程喔
佩服佩服

白色爆米花 提到...

我的天啊

小風 提到...

耶~終於研究出來怎麼留言了...cc

看完後,我的腳也開始癢了起來
Mei的金華火腿被妳形容的好妙~

Jess and Mei 提到...

小風
Mei 那時可是恨在心裡口難開啊~~ ^^

sas' 提到...

是怎樣好起來的 我現在同一情況..

大無畏 Jess 提到...

哈囉 你好
我那時身上好像只有紫草膏還是小護士之類的 就每天擦藥 慢慢就好了 沒有去看病也沒買其它的藥
但之後每次睡覺都會用自己的衣服跟hostel 的棉被或枕頭隔離起來
求得一個心安式的不會直接被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