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讓我們愛上「擁抱‧親親」Argentina makes us love "Hug and Cheek kissing"

2008年10月7日 星期二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艾利斯 (Buenos Aires, BsAs) 與友人「擁抱‧親親」時,一瞬間,這個城市充滿了濃濃的友誼,環繞在我們四周,化都化不開,吹都吹不散。

擁抱加上一個臉頰式的親吻 (Hug and Cheek Kissing) 其實並非南美的專利,早在英國讀書時,就親身體驗過隔壁班義大利同學的連三次碰親臉頰,每次走在綠蔭夾道的大學城裡,遠遠看到美麗的芭芭拉 (Barbala) 同學,心情就異常的好起來,因為想到等下即將進行的親親儀式,就讓身為女人的我也不禁心花怒放,那是一種溫馨的感覺,讓人捨不得離開友情的臉頰。

另外,住在宿舍同一個樓道並算是我好友的比利時人巴特 (Bart),也是偶爾會上演溫馨感謝與久違重逢的行動戲碼。還記得他生日那天,我送上一個刻著他中文姓名與飛行員字眼的鑰匙吊環禮物,他感動的送給我一個 cheek kiss,還說以後他如果擁有自己的飛機,上面要刻上我的名字 (哈,人在感動時總是會說些感性的話,但事後會不會實踐就不強求了,重要的是那一刻的真心著實令人 touching)。還有當復活節、聖誕節等大假他回國與家人相聚再返校時,我們在樓道的第一次相見總少不了擁抱與親親,那種慢步或快步走向對方迎接相見儀式的感覺,真的比握手或口中高喊“你回來啦!”好太多了。這一切都非關愛情,但卻讓人心暖暖。


The above photos are from Ollaka's photography work. Thanks for sharing. :)

在南美,我們沒有什麼朋友,認識人的機會就是參加 tour 或在路上偶遇,對於這樣因緣際會結識的朋友,因為親疏、因為國情,大家在此環境相遇,保有的共同國際禮儀就是微笑點頭招呼,笑容過後,禮貌有了,卻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也許就是多了沒有近身擁抱的那一點點距離與那一絲絲的生疏吧!

3 月底在祕魯參加了 4 天 3 夜的印加古道健行 (Inca Trail),因為一直落居同團腳程 last four 成員,我們因此跟保羅 (Pablo) 與卡洛斯 (Carlos) 熟稔起來,得知他們是阿根廷人,再一兩周就結束假期,回 BsAs 與 Rosario 工作了。最後一天回到庫斯科的晚餐聚會,他倆因故遲遲沒有現身,我們失去道別機會就踏上各自的旅程,整整一個月我們之間沒有任何聯繫。


印加古道之旅,左一為 保羅 (Pablo),左二為卡洛斯 (Carlos),那時大家還保持著彬彬有禮的份際。

直到 4 月底,我們總算從秘魯、智利一路行行走走來到阿根廷的 BsAs,我們想起了保羅說過,到這邊時可以找他,於是二話不說電話就撥了過去。

這個舉動可能也是透過旅行帶來的一種特殊勇氣,離鄉很久的我們,沒有家人在旁,此時需要的就是不管哪裏冒出來可以稱為朋友的人,在電話那頭可以略帶遲疑、可以驚訝爽快的跟我們說 "What are you doing there?", "How are you?", "Where are you?" 等無關要緊的問候語,然後不管是誰說都可以的“吃個飯吧!”

我們與 Pablo 相約當天中午在 BsAs 城內的 Cablido (市議會) 碰面,永遠難忘一身休閒裝扮站在轉角等我們的 Pablo,一見到我們就彷彿久未謀面的老友般給我們各自一個擁抱親親 (用右臉頰輕碰對方右臉頰,然後吻一下,或是發出一個輕吻聲都可),口中說著“Hola 哈囉”,一切都很自然,不需要 rehearsal,不需要事先說好用那種國際禮儀,只因此刻我們重逢,只因此刻我們站在阿根廷的土地上,我們發乎情的 hug and cheek kiss,我們忘了其實我們友誼的長度扣除今天,只有短短 4 天的交集。

保羅忽然說”你們一個月都沒寫半封信給我們,我跟卡洛斯以為你們因為我們最後一晚沒去參加聚會生氣了 (當初我們曾苦苦哀求他們與會,因為我們是 last four 啊),那晚其實是我的膝蓋受傷很嚴重,去看醫生耽誤了時間,所以最後無法赴約...”我們沒想到,原來這兩位朋友還始終把那件遙遠的約定放在心上。


Catedral de Bs. As. (Bs. As.大教堂) -- Cablido is in the right side of it.

接下來約有 5 天的時間,Carlos 也從 Rosario 來 BsAs 玩 (車程 4hrs),他們兩人自然而然成為我們的地陪,每次一見面,鐵定會來個擁抱親親。還記得有一次我們 4 人相約參加一個 tour,Mei 與我有點遲到,Pablo 從遠方見到我們時趕緊衝過來說“你們到哪了,tour 已經開始,快!”但他還是百忙中不忘邊講邊與我們 hug and cheek kiss,我們略帶驚訝,想說狀況都已經刻不容緩了,怎麼還會記得這種瑣事,沒想到他似乎讀到我們的心語,順口解釋道“在我們這邊,每天朋友第一次見面時,都要這樣!”那一刻,遲到的慌張早被不經意流露出的朋友情誼給沖淡。

可能是因為這樣簡單的一個動作,把我們的距離拉近不少,讓我們像是至交一樣的開著 party,品味紅酒,跳個小舞,喝口小茶,遊覽布市,在 Pablo 家嘻笑玩鬧。在 BsAs 的最後一天離別前夕,我們 4 人感傷的「擁抱‧親親」道再見,我倆強忍住淚水不要落下被發現,明明那時行程也挺趕的他們,還提議是否送我們到車站,那一刻,我覺得我們的友誼已不只 4+5,而是大於 4+5 趨近於無限大。 我們真的一點都不想離開,但為何仍需 keep moving on 呢?


中間主圖為印加古道的 4 人大頭合影,周邊為我們在 BsAs 的點點滴滴


We had lots of fun in Pablo's house

之後旅途上每次與友人的相見和道別,我們都自然而然的想要用「擁抱‧親親」來當作開始與結束,但有時成有時不成,心裡的親疏就在這中間近近遠遠的拉扯,時而顯著開心、時而隱隱遺憾。

如果可以,希望下次與大家見面時,都能來個擁抱親親。Let's open mind, show your love ~ Sometimes a Hug is Just What We Need. ^__^



◎延伸閱讀

4 Comments:

theobvious 提到...

Hello Jess,
Please feel free to use my photos in this post, I'm glad you liked them. However, I would prefer it if you signed them with a link to my flickr page (http://www.flickr.com/photos/ollka).
Thank you!

匿名 提到...

下一回見面,讓我們開始擁抱吧! ^_^
~Alie

Leandro Cheng 提到...

您好:

那個大型建築的照片不是Cabildo(市議會)喔,而是Catedral de Bs. As.(Bs. As.大教堂)。

Cabildo在Catedral de Bs. As.的右邊,Casa rosada(總統府)的對面。

Jess and Mei 提到...

Hello, 鄭大哥
確實,我們也被這幾棟建築有點弄混了,謝謝你提供的正確資訊,已更正網頁資訊,晚點再來找找當初是否有拍到Cabild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