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大地「國境之南」South of border in Argentina

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說「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
在這個世界上,說出這句話的人也未必都能實踐當初的情深意動。



故「海角七號」因應而生,並以一首北半球南方小島的「國境之南」,讓眾人一圓情感遺憾的缺口。而我卻更相信南美大地的「國境之南」(以下藍色歌詞部份),也許更能撫慰諸多凋零的心。當我在阿根廷 El Calafate 不忍 Perito Moreno 冰河所承載的萬年孤寂時,完全不知道已經有一個人幫忙譜了這首歌的曲,已有人幫忙寫了反相的詞。

如果海會說話 如果風愛上砂
如果風能許願 如果冰愛上山

如果 有些想念遺忘在漫長的長假
如果 有些承諾遺忘在荒土的高原

我會聆聽浪花 讓風吹過頭髮
我會揚起風帆 讓冰凍結思念

任記憶裡的愛情在時間潮汐裡喧嘩
任記憶裡的愛情在時間河流裡沉澱

非得等春天遠了夏天才近了
非得等冬天遠了春天才近了

我是在回首時終於懂得
我是在回首時終於懂得

當陽光再次回到那 飄著雨的國境之南
當陽光再次回到那 飄著雪的國境之南

我會試著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接下去說完
我會試著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更早去說完

當陽光再次離開那 太晴朗的國境之南
當陽光再次離開那 太沁涼的國境之南

妳會不會把妳曾帶走的愛 在告別前用微笑全歸還
你會不會把你曾守護的愛 在告別前用沉默全歸還

海很藍 星光燦爛 我仍空著我的臂彎
冰很藍 星光燦爛 我已空出我的臂彎

天很寬 在我獨自唱歌的夜晚
路很寬 在我獨自轉身的夜晚

請原諒我的愛 訴說的太緩慢
請原諒我的愛 離開得太緩慢

6 Comments:

Russ 提到...

你們兩位這篇文章,似乎延伸到了在我部落格上的留言,所以我的思緒得以連貫...也因此看了之後起了雞皮疙瘩,

我不能完全明白當你站在那國境之南所感受到的震撼,不過我旅程中的許多記憶正努力的自己拼湊起來,亟欲的向我表達著"那大概就是像這樣的感動 你一定要知道" ......

Jess and Mei 提到...

有時候我覺得親臨某地的感動,感官上的衝擊容易一下子強烈地掩蓋真實的悸動,所以常常就有 ...之類的正向表列心情描述。

而隨著停留該地的時間更久,自我獨處的時間越長,內心底層的聲音或大自然的喃喃細語似乎就會慢慢被放大,直到自己忽然聽見...,然後會忽然透徹的明瞭 ...之類的反向表列心情點滴。

而一地帶來的延伸悸動,可能很像我們在另一篇文章裡提到的,不知你是否也有過相似的經驗?http://jm0323.blogspot.com/2008/09/you-were-telling-love-story-in-el.html

匿名 提到...

請原諒我的愛 離開的太緩慢...
~箇中深切體悟者能有幾人?
一切,讓愛自由吧!
Alie

Jess and Mei 提到...

Dear 冰雪
路很寬 在我獨自轉身的夜晚
與你共勉之

daren 提到...

阿 Jess姐妹 何時要為大家獻唱這首歌阿!? :p

Jess and Mei 提到...

Daren 兄,
這首歌是只可意會不可輕唱的
改天再編首其他的歌跟大家同樂吧:)